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文坛新星那年那晚那屋子(随笔)

发布日期:2022-05-29 04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习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坚定不“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着远行人。”白居易的这首诗作,便是我儿时春运回家的生活写照。

  那一年,我家房屋刚刚拆迁,还没来得及买新房。于是,便住在外婆的屋子里,外婆住在东间房,我们一家三口挤在西间房。

  深夜时分,老家的屋子里亮着灯,外婆坐在暖和的被窝里还迟迟不肯入睡,跟外公说着我们回家的消息。我们所乘的车在夜晚出发,隔一段时间,外婆就会打电话来问我们到哪儿了。等车驶出很远很远,月也渐渐移过中天时,外婆才终于抵挡不住倦意,躺下入睡了,而那灯也悄悄隐入沉沉黑夜之中。

  除夕夜,正当我陶醉在春晚的小品里捧腹欢笑时,外婆外公和我父母不知何时也走进了屋里。外婆跟母亲在我身后嘀咕,大意是说让我“爬门头”。我转过头来不解地问,“什么是爬门头?”原来,爬门头就是把大门关上,让我抓着门后的门闩爬上去。因为那时候我身材矮小,外婆担心我个子长不高。根据我们这儿的习俗,年三十晚上“爬门头”,来年会长个子,而且爬得越快长得越快,爬得越高长得越高。

  我从小就有点恐高,听完我内心十分惧怕,吓得连连摇头。可是,外婆苦口婆心地劝说我去“爬门头”,加上家人们一起来劝,我无奈不得不从命了。于是,颤颤巍巍地伸手扒住了门闩,母亲和父亲则在我下面托住我。外婆不放心,走近了凝神盯着我,生怕我掉下来。我爬到一半摇摇头,说我不想爬了,可是家人们又劝说我坚持一下,我看外婆年纪那么大了,对我也很好,不忍心违逆她的意思。于是,咬牙往上爬,终于脚踩在了门闩上,手死死地抓紧了门头,但是头不敢往下看,只嚷嚷着:“好了吧,我可以下去了吧……”外婆忙说:“可以了,可以了,慢点下,慢点下……”

  等我下来站稳后,我抬头看了一眼那门头,还觉得高的可怕。但这恐惧没持续多久,就被春晚带来的欢笑给冲淡了。后来,我们全家和外婆一家都坐在被窝里了。我们坐在西边,他们坐在东边。外婆和母亲聊着家长里短,邻里趣事。外婆说着一年来老家的见闻,母亲告诉她一年来外面的趣事。

  那天的灯到底是什么时候熄的我忘记了,我只记得那被窝很暖和,我也很喜欢听外婆和母亲说趣事,人说“长夜漫漫”,我却觉得何其短暂。短暂的不只是那个夜晚,还有人的一生。

  如今,我外婆和外公早已离我们而去,我们一家后来也买了自己的房子,三十晚也在自己的屋子里过了。可是,那年那晚那屋子,那灯下的时光至今仍然令我眷恋。“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”,我想说的正是如此吧。



上一篇:用真情付出点亮千户万灯 下一篇:黄浦江主题光影秀:不同角度有不同角度的美感